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立场声明RSS您所在的位置阿森纳中国网 » 羽毛球比分 » [关注]阿森纳10-11赛季综合新闻 » 正文

基翁:阑尾炎差点要了我的命 而亚当斯叫我闭嘴!

来源:每日邮报 作者/译者:马尔可夫链蒙特卡罗 2010年12月12日 13:12
在阿塞拜疆偏远的Gabala,托尼·亚当斯和马丁·基翁在一个几乎是全空的酒店里面呆了两天,他们有很多的时间来怀旧。在这里,两位阿森纳的传奇人物和记者AlexKay谈到他们令人讨厌的习惯,大卫·罗卡瑟尔的实力,以及他们见过最好的不满20岁的球员……

  每日邮报 2010年12月11日 ALEX KAY 报道

  在阿塞拜疆偏远的Gabala,托尼·亚当斯和马丁·基翁在一个几乎是全空的酒店里面呆了两天,他们有很多的时间来怀旧。在这里,两位阿森纳的传奇人物和记者Alex Kay谈到他们令人讨厌的习惯,大卫·罗卡瑟尔的实力,以及他们见过最好的不满20岁的球员……


老搭档:基翁和亚当斯在阿塞拜疆叙旧


黄金岁月:效力阿森纳


为国效劳:在英格兰国家队

  Alex Kay:你们俩打小就认识,对一起踢球的最早记忆是什么?

  亚当斯:有一个搞笑的夜晚,我们在法国同住一个房间,当时我们都在英格兰U18青年队。在我们试着睡觉时,马丁转过来说:“别老碰我了”。但我没动他,他完全地歇斯底里了,打开灯,检查屋里是不是有别人。

  基翁:我告诉你,那里有点什么东西,鬼!有什么东西在碰我。我没法睡觉,没法吃饭--我整周只吃面包卷和橙汁。

  亚当斯:后来你和厄普森同屋,在睡觉前把表摘下,放在两张床中间的床头柜,告诉厄普森说,如果要上厕所,可以借表的光看路。搞笑。当时你买了块新表,是如此的得意。

  基翁:我不想让他在我睡觉时开大灯,就是这样而已。室友很重要?;辜堑迷诜ü氖焙?,我差点死掉的事情?

  亚当斯:我们那时在火车卧铺上,他在呻吟:“我真的感觉不好,我不行”,但是我们是一群小伙,一直告诉他闭嘴。理疗师告诉他吃点东西,然后,突然他就吐了。阑尾发作了,我们差点失去你,不得不把你用轮椅送到飞机上。

  基翁:没错,你们这伙人第三天才下火车,当时我都站不起来了。我觉得我当时要死了,我努力告诉那些当地人:“这就是,我的末日,我要看医生?!弊詈笪抑沼诳戳艘缴?。一旦阑尾发作,你只有36小时的时间来活命。

  亚当斯:我们当时只是以为你在胡闹。

  基翁:我坐在轮椅上,体重减了三石(译者注:合42磅),住了两星期院,然后感染了。我还记得在法国的时候,你爸你妈开宿营车来给你打气,路途可真是远,对你多好啊。

  Kay: 你们是在竞争,打入阿森纳一队吗?

  亚当斯:我们仍然在竞争,我们在督促对方进步。

  基翁:不过,他们试图把我们分开。他们那时告诉我们说,不能让两个小孩同时进队,我认为那是个错误。我们俩头一次一起踢一队是客场对谢周三,和大卫·奥莱利一起踢三中卫。我租借到了Brighton,你在阿森纳完成了首次上场,然后我回到阿森纳后也得到了首次在一队出场的机会。他们组织了一次测试来决定谁上场。

  亚当斯:不过之后我就受伤了,所以我一点也没踢上。

  基翁:一队教练Steve Burtenshaw告诉我:“全国上下,比起你俩的搭档,没有我更想用的两个中卫了?!蹦鞘蔽沂酝贾匦绿概泻贤?,因此我回口告诉他给我加50英镑的工资。

  Kay:那时阿森纳也有一群优秀的年轻球员...

  基翁:我记得当时我们在青年队看一队的球员比赛,说“这些家伙不够好,我们应该进一队?!?/P>

  亚当斯:他们不是很出色,也许下一代也不如我们强。

  基翁:我们有那么强的青年队,包括想麦克·托马斯,尼尔·奎因,大卫·罗卡瑟尔,保罗·默森,Gus Caesar和马丁·海耶斯。他们搞不明白为什么罗卡瑟尔带球时候总是低头。因此把他拉到中线,问他:“能看见球门吗?”,他看不到。他的视力很糟糕,队里给他配了隐形眼睛搞定了这事,之后他的职业生涯就起飞了。

  亚当斯:Rocky(译者注:罗卡瑟尔)是个招人喜欢的家伙。

  基翁:记得在体育场附近有卖炸鱼和薯片,一队的球员路过的时候试图偷带一点。

  亚当斯:而且你得预订赛后你想吃啥,主教练会问你要不要香肠,鱼,还是鱼饼。

  基翁:把你点的菜报上去比比赛还重要。我们那时踢很多比赛,太多了,也许一个赛季65场。不过我记得9:0击败热刺青年队,最后进球了。但是,裁判的哨已经响了,不然就是10:0.但是我们没有赢得青年足总杯,那是一次重大的考验。

  亚当斯:我们当时如此的幸运,有那样的队友。他们都是顶级的球员。

  基翁:嗯,当我去阿斯顿维拉时,我以为所有的青年球员都一样。但是我明白那里有问题,因为我在训练时踢中场,我还是最好的中场球员!他们没有同样的后备深度。

  Kay:最激动的时刻一定是里奥克成绩不佳的几年后温格接手吧。

  基翁:我觉得乔治(格拉汉姆)离开时候,那个时代自然地终结了。

  亚当斯:他在最后的日子没有同样的激情了。

  基翁:我觉得那种执教方式也许有适用的时代。里奥克来的时候给我们都涨了工资--他说,过来和老板谈谈,因为我们的工资丢人。温格来的时候,也给我们涨了工资。

  亚当斯:这和丹尼·费兹曼加盟俱乐部(董事会)是同时的事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

  基翁:他们签下了博格坎普。我一直喜欢丹尼。他,大卫·邓恩和主席(彼得.希尔伍德)会在赛前进来和我们谈话。我喜欢这样,你和他们建立了关系,因为之前球员和上层有隔阂。

  亚当斯:他们都是好人,前后一致。我们在1994年赢得优胜者杯后,他们给球员订了大批的香槟,第二年我们在决赛中输给了萨拉戈萨,他们也做了同样的事情。他们行事的方式是正确的。费兹曼和邓恩决定把俱乐部推向前。这和投资有关系,签下博格坎普对俱乐部是个催化剂。

  基翁:对我来说,直到维埃拉来了,情况才发生改变?;褂邪挛硭?,他太棒了。和其他球队的球员交谈时我了解到,奥维马斯走时他们都松了口气。我们突然有了可以帮我们赢得比赛的球员。我那时经常暗笑,因为整周我都在训练中看到了他们的表现,然后那些可怜的后卫就需要一对一防守阿内尔卡。

  亚当斯:呃,祝他们好运!我在对德比的比赛中被罚下,他们打入了点球,下场时我想,“完了,比赛结束了”。但是,阿内尔卡上演了帽子戏法。

  基翁: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17岁球员。难以置信。

  Kay:温格的影响如何?

  基翁:他来看了一场比赛,然后他就正式接手,是我们在接受检验,不是他。他只是看,我不知道他是谁。曾经效力摩纳哥的霍德尔说了他一些好话。这有些奇怪,因为我们不习惯好人当主教练。我记得当时想,“好人能赢得奖杯吗?”,还有,“我要和他握多少次手?”温格定下规矩,我们全部必需每天握手。

  亚当斯:在法国习惯是这样。我去图卢兹考我的职业执照,整体都在握手。温格来的时候我对他完全不了解。我当时知道我们不想他来,开始我和他处不好,因为他在第一场比赛中把我换下了。

  Kay:最后,伙计们,你面对的最好的前锋是谁?

  亚当斯:让我头痛的是后插上的球员。比起应付希勒,这给我更多的麻烦。马?。ɑ蹋┦歉隽瞬黄鸬亩⑷酥形?。你可以说:“去盯着阿内尔卡”,他会把阿内尔卡冻结出比赛。但是,碰到迫使你思考的球员时,比如比尔德斯利(Peter Beardsley)和佐拉,那就更难了。最棒的是范巴斯滕,他身高6尺4,比赖特快,两脚都能用,还可以像阿兰.史密斯那样护球。他样样都行。

  基翁:我以前从来不让某个球员在我脑中留下印象。但是回想起来,我意识到有些球员是了不起的。我一直觉得马克·休斯是个顶级球员,但是在欧洲,罗马里奥最厉害。我记得和他以及罗纳尔多交手,他们在巴萨,他们就像陀螺一样。罗马里奥装置了ABS刹车--他可以那么快地急停。(阿森纳中国网 www.www.3jk169.com

责任编辑:五行TAGS: 基翁 亚当斯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 阿森纳中国网 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评论须知:1、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;2、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。3、文明而理性地评论。
昵  称:
评论内容: